25岁被医生判了“死刑”,他边创业边还债,从一勺盐挣出400亿身家

发布时间:2019-10-08   来源:澳门壹号   

【内容摘要】原本是衣食无忧的“富二代”,可是25岁那年,医生给下了一纸诊断“还能活十年”,没有想到十年后,他不仅健康地活了下来,同时成了身价白金会百亿的集团老总,他就是传化集团的创始人徐冠巨。

1961年,徐冠巨出生在浙江萧山。父亲是有名的能人,在当地一家磷肥厂当供销员,总是村里第一个吃螃蟹的人“第一个装电灯、第一个用电话、第一个买摩托车……”

当村里绝大多数还在为草棚而奋斗的时候,徐家早已搬进了三层小洋楼,所以说,徐冠巨是名副其实的“富二代”。

不过,自打15岁以后,这个“富二代”却烦心事不断。先是苗木价格暴跌,父亲所在的磷肥厂倒闭,每月只能领到50块钱的退休工资。然后就是1977年高考,徐冠巨成了炮灰,连考三年都名落孙山,最后走投无路的徐冠只好进了万向节厂当一个会计。

更加雪上加霜的是,1985年秋天,徐冠巨被诊断出患上溶血性贫血,那是血液病中最难治愈的重病,医生的结论是“修养得好大概还能活十年”。要知道,徐冠巨当时刚刚24岁,正是风华正茂的年龄。

此后父母带他到处治病,3个月就花掉了2.6万。“老天为什么待我如此不公?”徐冠巨天天以泪洗面。好在父母没有放弃,后来打听到哈尔滨有个老中医大夫,专治血液病,一家人马上北上。

半年的光景,徐冠巨喝了100服中药,血液病竟然奇迹般好转。“3分药治,7分心治!”老中医给徐冠巨吃了颗定心丸。

病是治得差不多了,家里却一夜回到解放前。那段时间,家门口每天都堵着一堆要债的人,少则三、五个,最多时十多个债主一起上门。

1986年秋天,母亲在地里收了100斤玉米,要徐冠巨拿到镇里卖“多少卖点,还点钱”。

卖完玉米之后,徐冠巨发现隔壁摊里三层外三层的围着一堆人,他挤进去近一看,原来是卖液体肥白金会皂的九乐棋牌。

“不好用不要钱”徐冠巨买了一小袋,回家试试还真灵,倒一点就有一盆的泡沫。第二天,徐冠盛京棋牌巨特意跑到那个摊位蹲了一整天,“全天流水有300多块”。

“咱也卖液体肥皂”徐冠巨兴奋地告诉了父亲。不折腾就要被债主逼死,万一折腾点名堂出来呢?于是当年10月份,靠着东借西借的2000块钱,一家人搞了起了传化作坊。

没有反应锅?就用水缸。没有锅炉?就用铁锅加木柴,没有搅拌机?就用人工凑数。但是配方怎么办?后来徐冠巨打听到邻村的黄老爷子有自制的独家秘方。

当时老爷子已经七十多,“身体不行,去不了。”最后,徐冠巨提出每周去一次即可“一次50块辛苦费”。

别说,秘方还真管用,4个月后,徐家的第一桶液体皂出炉了“成本8元,售价14”,徐冠巨很兴奋,“卖100桶就能赚700块。”

不过除了第一天卖掉100桶外,此后一天不如一天,2个月以后,非但没人买,还有村民过来退货,“你家的液体皂根本就不能去污。”怎么回事?难道是秘方出了问题?

徐冠巨决定把秘方买回来自己研究,谁知黄老爷子固执得很,“4000元,少一分不卖!”徐冠巨哪里掏得起,他干脆拿着行李放在老爷子家门口,“反正我有病,出了事你负责。”

最后,徐冠巨以2000元把秘方买回家,不过一研究不要紧,他日思夜想的“独门秘方”竟然就是一勺化工盐,徐冠巨急火攻心,病又犯了,在医院躺了整整一个星期。

“求人不如求己”徐冠巨痛下决心,他买来15本化工书,开始自己摆弄瓶瓶罐罐,成为传化作坊的第一个“工程师”。

别说,靠着苦干加蛮干,加上父亲的点拨,半年后,徐冠巨真研制出了两种洗涤剂——105和209。第一年就销售了50万,净赚3万多,把所欠债务一次性还清了。

1988年底,徐冠巨信心大增,他向政府租用了3亩地,盖起了厂房。

一年后的1989年夏天,徐冠巨去萧山一家印染厂送货。一进门,正赶上厂里处理油污的布料“大院堆成了山”欧博平台,厂长找来两辆大卡车准备处理掉。

“没有办法,油污洗不掉啊!”厂长非常无奈。徐冠巨心头一颤,“这不就是巨大的机会吗?”

此后,徐冠巨把油渍布剪成了300小块,一天实验一块,10个月后,终于搞出901特效去油灵,“去污力高达55”,要知道,普通洗衣液的去污力还不到10。

再次见到厂长,徐冠巨二话没说先把自己的白色衬衫脱下来,在机器上来回蹭了10多下,然后一把扔在901里面,5分钟后拿出来,抖了几下“污渍完全不见了!”

“马上订3吨,一周能交货吗?”“保证完成任务!”就这样,一个单子徐冠巨就赚到50万。当年,传化的销售额突破500万。

到了1991年底,传化的名声已经在浙江省家喻户晓,不过,出了省就不灵了“要推向全国实在太难,压根没钱打广告。”

怎么办?“去污效果那么好,干嘛不去参加比赛?比做广告好多了。”厂长的一番话点醒了徐冠巨,于是1992年他带着“901特效去油灵”来到北京。

没有想到,“901特效去油灵”一举获得北京国际发明与专利展览会金奖,此后更是连续获得11个国家级和省级的发明奖。

这边奖一评,那边全国200多家经销商就坐不住了,差点把徐家的三层小楼给踩塌了。当年年底,销售额突破了2000万,传化也因此成为了浙江省的第一个有限责任公司。

1995年初,徐冠巨患病的第十个年头,他不但没有垮掉,还挑起了传化的大梁,开始在纺织、日化、造纸、塑料、涂料等15个领域发展。

一年后的1996年,日本大金工业的小泉社长找到徐冠巨。大金工业是谁?那可是1924年成立的老牌企业,日本的化工龙头老大。

国内国外一起发动,传化集团就此驶入快车道,到了2000年,传化的营收已经突破1个亿。

2003年春节,经济形势一片大好,徐冠巨却突然发现公司销售额大幅下滑,怎么回事?他立刻找来财务总欧博平台监,原来订单不少,但是运不出去“没有车皮”。

岂有此理!徐冠巨立马叫来一家车队,“能否救个急,为传化临时增加运输车队?”本来都谈妥了,谁知签合同那天,对方突然变卦,“必须加价20%。”

徐冠巨火了,他干脆砸下3亿,专门成立一家运输公司,“不靠别人,自己来!”名字就叫“公路港”。

“公路港”提供人、车、货服务,实行“6+1”模式,以信息交易为核心,同时配备运输功能中心、仓储功能中心2个服务渠道。

第一是交易功能中心。客户可以在物流基地网站上发布和查询交易信息,也可以通过电话委托交易。

第二是运输功能中心。公路港有87000平方米的停车场,可同时停放1200辆专业车辆,能够提供各种陆路、水运、空运多种运输服务。

第三是仓储功能中心。物流基地仓储总面积达12万平方米,分为一般仓库、零担仓库和个性化仓库等3个系列。

结果短短一个月,公路港的位置就招满了,吸引了480多家物流企业,社会车辆40多万辆,日交易额超过1000万。如今,会员数量超过100万,货车配货时间从72小时缩短为6小时。

白金会2004年6月,传化集团在深交所中小企业板上市,11年后市值突破600亿。

2016年5月,徐冠巨家族以464亿的财富成为杭州萧山首富,这位曾经被医生“判过死刑”的创业者,一不小心缔造了行业老大。

“信心不灭,精神不死。”大抵就是如此吧!